迹尽

截两个脸,盛世美颜画不出万分之一。

和一个黑安打架,把结果涂了出来()
第一次厚涂我尽力了…

在这全是大佬的地方……

平乱时(2)

清晨的光散漫的洒落满地,黑发少年从一片纯白中清醒过来。

.

拉开的窗帘显露出后面巨大的落地窗,这让室内一切都显得十分敞亮,似在闪着光。

.

不知是不是错觉,少年竟然觉得睁眼都显得有些费力,而当他终于找回焦距时,却又无力的重新闭上眼——真是太亮了。

.

他试图伸手挡住这白的有些过分的光线,然后才发现:不止眼皮,连身体的也有些许僵硬。

.

他一边用双臂支撑自己缓缓坐起,一边嘀咕着会不会得雪盲症。记忆清晰的告诉他自己名叫王耀,自小便同哥哥姐姐(?)们一起生活,如今已经十一岁了。而他就在前两天收到了来自西方的神秘邀请,已经做好即将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上学的准备——

.

“你(终于)醒了。”一个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他的思考。

.

王耀抬起头,也不顾刺眼了,就这么直直看向那黑发的年轻男人,记忆深处的熟悉感让他脱口而出:“……嘉龙……哥哥?”

.

好吧,哥哥二字是他停顿在一秒后补上的,这有些奇怪着明明是礼仪,为何自己念得如此生硬。

.

“噗嗤”,长发的姑娘从门口探出头,她拼命忍笑的样子让王耀眯起眼。

.

“晓梅……姐,你怎么了?”他转身下床,与他们面对面,却发现王嘉龙的脸上似乎也开始浮现可疑的笑容。

.

这称呼很有问题?那么记忆……王耀如是想着,他越来越确定自己的感觉是对的。

.

他挑挑眉,就这么顺着记忆装作好奇的问:“这里是……中国没错吧?可为什么我们要说英文?而且我似乎也能把中文说的熟练……难道,我是混血吗??”

.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
.

一切都正如亚瑟所料,失去记忆的国/家们混在新入学的真小孩里,忐忑又兴奋的从城堡大门口鱼贯而入。

.

亚瑟在教师席上捧着一杯红茶慢慢的喝,他将脸浸没在烟煴里,让人无法琢磨他切实的表情。然而就算这样,从那冷淡的翡翠色眼眸中,依旧能清晰的读出他的心情不好。

.

分院帽开始唱歌。

.

做完教授,亚瑟认认真真的听完了。虽然帽子五音不全,但早年见识过基尔唱歌的他表示这没什么。

.

小孩子的模样无疑都是很可爱的,而附带着个人恩怨来看这群小身板,则更是显得有些滑稽。可亚瑟却依旧板着脸,甚至于忘记了幸灾乐祸——

.

两天前

.

“噢,难以置信,中/国的历史真的非常悠久,他看起来几乎没有缩小几岁!”

.

“我早料到了,所以我准备了改良的减龄剂——放心,这是昨天调制的,不是十年前。”

.

帕特里克凝视亚瑟将魔药灌进王耀嘴里,又瞥了眼看起来最小的阿尔弗雷德,思考一会儿后迟疑的开口:“我依稀记得十年前你还准备了增龄剂?可即使阿尔弗看起来也绝对超过了十一岁啊?你要用它做什么?”

.

亚瑟手一抖险些将药剂灌进伊万的鼻子里,他敷衍“呃……当时没有在意以为阿尔的表面年龄会显得更小……”

.

斯科特在不远处发出满是怀疑的嘲笑。

.

亚瑟装作不以为意的继续灌药。良久,空气依旧安静。他终于叹口气说了实话:“我外表这个年龄不适合教书。”

.

“噢~你可真是聪明。well,我并不反对——只是提醒你一句,小心谢顶。”

.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
.

亚瑟皱着眉专注的思考着,以致没有在意到邓布利多犀利的蓝色眸子已经盯着他看了良久。

.

他是被麦格教授的点名惊醒的,叫到的正是王耀。

.

窃窃私语响彻大厅,在学生们都好奇的讨论起这个东方人时,帽子最终发话“格兰芬多!”

.

亚瑟看着王耀带着接近“高贵冷艳”的表情缓步向格兰芬多长桌靠近,嘴角有些抽搐。众所周知,这人明明是个老奸商,怎么会分到格兰芬多呢?以及……他这年轻的时候看起来脾气不小啊。

.

亚瑟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未来的相处场景,再整理一下教学内容,再回神时伊万已经坐在了斯莱特林长桌。他惊讶的发现路德维希竟和费里西安诺一起去了赫奇帕奇。不过仔细一想,忠诚和正直倒也的确很是相符,就不在意了。

.

没等他感慨多久分院帽今年的格外好说话,阿尔弗雷德就被点名叫了上来。

.

“格兰芬多!”蓝眼睛的少年眼中闪烁着兴奋,绿眼睛的青年无奈的看着他走向王耀,隐约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.

随后弗朗西斯和菊都去了拉文克劳。

.

亚瑟闭上眼睛轻轻的自言自语“今年,有的闹了。”——然后彻底将“试图用增龄剂增加威严”这件事人为遗忘。

一模前……画了只精灵亚瑟(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)

[aph/hp]平乱时(1)

当斯科特赶到时,亚瑟正在咳血。

这是七月的一个下午,本该光线很好的房间却显得异常昏暗,空气中散落着鲜血的气息。

斯科特四下打量弟弟的房子:墨绿的窗帘被拉上了,光线被全全阻隔在外,像是在藏匿些什么。

他大步迈进,一挥手点亮了客厅的水晶灯。顿时将一切呈现出来——躺在地摊上的七个“孩子”。

震惊是自然少不了的,因为他认识那些“孩子”,甚至熟悉的不得了。但斯科特却抬脚绕过他们,径直走向半摊在书桌前的亚瑟——他正因强光而眯起眼。

斯科特抢下手中的笔,把人用力拽到了沙发上并用漂浮咒送去一杯热水。他看着面前虚弱苍白的人,本来想要安慰,脱口却是:“假如你的脑子里塞的并不是大肠,你该在这种时候远离那破地方,而不是带一堆孩子回来!”

亚瑟费力的抬手,点了点水面把它变成一杯红茶,这才低头喝了一口。自知有些理亏而埋着头努力让声音显得平静: “世界会议室是鬼地方?听好了,那是我的责任——”

“噢——责任,好极了。”斯科特打断他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。“我以为你早就忘了责任这个单词怎么拼!瞧瞧你自己,衣衫凌乱,脚步虚浮,面色苍白,——甚至不敢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,像个什么?——鸭子,嗯?”

亚瑟一口血喷了他满脸。

斯科特嫌弃却很是习惯的使用清理一新。“你还记得你是英/国的意识体吗?或者忘记了你还是个巫师?还是说,这就是你对待所谓责任的态度?——见鬼的你能不能对自己的身体好一点,那不是你能私自挥霍的!蠢货。”他重新把红茶变成开水。

“如果能把你的嘴放干净点,我的身体一定会更好。”亚瑟擦着嘴挖苦,又一次将水变成茶“你既然看不下去,那帮我解决伏地魔啊。”

~

就在半天前的世界会议上,不请自来的汤姆·马沃罗·里德尔突然出现,释放了一个大型的死咒,攻击了在场所有的,完全没有准备的八人。除了亚瑟正好带了防御的挂饰以外,就连平日就常备符咒的王耀都因为换了衣服而中了招。

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。

快到当耀眼的绿光伴随尖锐的笑声消失在空气中时,在场就只剩下七个倒地不醒身形不一的孩子,和一个还处于惊愕中的粗眉毛。

由于国/家意识体不会死,所以死咒的威力仅仅使各位力量减小——直面的表现便是,变成了小孩。而影响的大小则由他们的年龄和实力成正比。

所以,当亚瑟又一次看到阿尔弗雷德那张稚嫩的脸时,险些又喷一口血。

~

斯科特眼看着弟弟的烦躁,终于在心中叹了口气,表面上恶狠狠转移了话题:“所以,你是否能告诉我,你已经想好如何处理这群‘孩子’。”

亚瑟这次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,他一心过屏蔽空气中的杂音,过滤着记忆中的材料,良久才抬头,报出了一串魔药材料的名称。

斯科特手握成拳,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殴打一个病号:“减龄剂和增龄剂?你想做什么??”

假如所有人都没法穿衣服了(2)

           

“费里你好好听着就行了!记住!不许唱歌!”路德维希挥拳。

“好的队长!”费里西安有样学样地诺挥动小拳拳。

菊看着他们的互动,眼中划过粉色的光。

「三人都贴这门往里面听」

里面的谜之声音:“⋯⋯脖子⋯⋯啊啊啊⋯⋯荷尔蒙⋯⋯噫~~⋯衣服⋯⋯”

日:“///”

“Ve~为什么突然有点冷?”还没想好如何吐槽里面的声音,费里西安诺已经先一步发现了不对。

“刚刚他们在叫什么?衣⋯⋯服?⋯⋯”路德维希低头与自己的大弟弟打了个对眼。

费里西安诺终于叫了起来,堪比看到英/国:“呀——!!!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因为脸红反应慢了一拍的菊终于也反应过来,蹲在角落缩成一团。

“⋯⋯哦什么啊也就是没了衣服而已。都是男人⋯⋯”路德维希抱胸,脸上有种莫名的安详。

一秒收敛“嗯!也是哦~”

只有菊依旧“啊啊啊——”,不过他在为什么而『惊恐』,就不得而知了。

XDDDDDDDDDDDDD

“⋯⋯刚刚你似乎说我们是因为太年轻才太激动的?”阿尔弗雷德开始酝酿笑声。

亚瑟顺手(?)摔了茶杯“小菊他⋯⋯算什么情况?”

“⋯⋯阿鲁。”

“噢不,哥哥认识的菊明明是个热爱『果♂体♂艺♂术』的人,按我的精微计算,他的尖叫另有意义~”弗朗西斯秒变名侦探。

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变w态吗?你该把自己整个人打上马赛克!”亚瑟瞪他。

“哟~粗眉毛你羞射了?”弗朗西斯突然笑的风流倜傥。

“混蛋!我要把你的胡子都拔掉!”

“怕你啊?那我把你的眉毛都拔光吧w。”

王耀嫌弃的撇头,伸手护了护手中的爆米花,发现手不够大怎么挡都能飘灰进来后,拍拍剩下看热闹的两人推销。

“吃吗?”

“谢谢你噢,耀,……你可以喂我吗?”伊万把表情切换到0L0。

“——不可以,下一个。”

伊万带着小时候被松鼠打了一记时的落寞表情泫然欲(运)泣(功),紫黑色雾霾又开始在身后聚集。

“诶啊抱歉你围巾没了一时当做肥米了没认出来。”

阿尔弗雷德从爆米花海洋中抬头“谁叫hero?”

“我。”伊万笑眯眯抬头。

“???”

王耀看着打起来的两队人马,良心一点都不痛的感叹“年轻人真是热衷搞事呀。”

很可惜,门内的搞事并没有维持多久,在“轰”的一声巨响下,门倒了。

全体安静。

——原因是阿尔弗雷德被伊万绊了一跤。

不知为何联五突然都齐心的默契起来,架也不打了,花(x)也不吃了。

伊万趁着阿尔弗雷德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收回腿,并瞬时把重心引向“无辜”的轴三。“让你们等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啊korukorukorukoru~”

转移话题的能力值得称赞。

“呀——!对不起对不起!是路德一定要我来的!小菊也同意的!”不知是否是大门就在身侧倒下造成的冲击过大,蠢萌孩子似乎……更蠢萌了。

“⋯⋯我讨厌你⋯⋯明明你也同意的⋯⋯”路德维希看着一秒破功的费里西安诺,委屈的开始思考有什么说明书记录了怎么调教猪队友。

“路德路德对不起!但是不要打我啊~我什么都会做的!小菊你来求情啊!”费里西安诺把锅甩的啪啪响。

但很可惜,缩在角落的菊并没有站起身坦诚相见的意思。他泛着红色的眸子扫过一圈,然后又兴奋又沮丧的重新低下头。

“请让我静静……”

“唉~都是男人怕什么啊,菊?站起来,进来吧!因为这件事(衣服马修)我们的没找你们偷听的麻烦了呢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“⋯⋯诶,竟然恢复这么快吗?⋯⋯不愧是日/本!是我看中的男人,看好你!”弗朗西斯假装没看见菊的赴死表情,扭头向刚才不信他推断的亚瑟比了个v。

亚瑟回以一个假笑,并不客气的泼冷水“但你还是不知道菊为什么缩起来。”

没等弗朗西斯反驳,菊似乎为了拒绝“二次战争”自己先一步开口“路德……你的象拔蚌……,在抖。”

“……”

hp表情包,第一部开始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