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黑历史

『仙澄』江澄与狗对愁眠 r(上)

           江澄与狗对愁眠
    漫漫长夜,寂寥无声。
    江澄举起大碗虚虚与天上明月碰了杯,大口饮下酒液。他闭目喃喃:又一年中秋,能与我共饮的,竟再无一人。
    他回首,看了眼趴在床上的仙子,愤愤道:该死的魏无羡,好不容易回来了还不学好,这次又带着金凌鬼混到哪里去了,只丢下仙子交给我照顾,这算哪门子破事!
    狠狠灌下一大口天子笑,他又给自己斟满,把酒坛子狠狠撞向桌面,溅的到处都是。
    酒过七巡,坛子空了五个,砸了四个。满身酒气的江澄已经很是晕乎,想到之前不醉不休的誓言,稍有颤抖的从地上扒拉来第六坛。正打算倒进碗里,突然发觉哪里不对,床上,有个人影?
    他面上不动声色,手指却已悄然扶上戒指,除了那纵酒过度的两酡红,他的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别的异常,警惕心也还在。
    只可惜事情的发展早已超出他意料。
————
    一位少年赤裸身子躺在床上,黑发散落,在一片白色中格外醒目。他长相十分清秀,却并无女气。乌黑的眸子大而明亮,此时却浸了一层水汽,欲哭又敛。
    江澄皱眉,握着紫电靠近,并没有被他外表的柔弱迷糊,问到“你是谁?”
    “江家主……我疼……”少年声音干净,软软的带了些许哭腔。看着男人靠近忍不住拽了拽被子把自己稍微遮盖,实际却半遮半掩更显媚i态。
    只可惜,他是个男的。而江澄,是个直的。
    “哪里疼,为什么疼,以及,你到底是谁?”江澄皱眉,握着紫电毫不留情的就要一鞭抽下。
    少年有些急了,一咬牙堪堪翻了半边身子,再略一低头,黑色的兽耳与尾巴就暴露了出来。顾不上江澄的震惊,他便证实了对方的猜想“江宗主,我是仙子啊……”
    江澄彻底怔住,本就被酒精搅的迷糊的大脑愈发迷糊,竟反而轻易地接受了这个解释。却再没有踏步向前,身体僵直,似是醉极了。
    仙子也不在意,晃一晃尾巴道“我才化作人形,浑身都疼,急需发泄一番,江宗主,你可愿意帮一帮我?”他语调轻佻,勾人挠心。
    可江澄依旧直立,只轻轻问“帮什么?”
    仙子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对方酒品这么好。但现在正是他修为突破的关键时刻,周围又无旁人。他,只能请求江澄帮助。
    并没有多思考,他开始亲身教导如何帮助。
http://m.weibo.cn/5558429451/4047055557060379?sourceType=sms&from=106A095010&wm=2421_0263

试一试,昨天被,禁,了。……忧伤

评论(7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