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黑历史

假如所有人都没法穿衣服了(2)

           

“费里你好好听着就行了!记住!不许唱歌!”路德维希挥拳。

“好的队长!”费里西安有样学样地诺挥动小拳拳。

菊看着他们的互动,眼中划过粉色的光。

「三人都贴这门往里面听」

里面的谜之声音:“⋯⋯脖子⋯⋯啊啊啊⋯⋯荷尔蒙⋯⋯噫~~⋯衣服⋯⋯”

日:“///”

“Ve~为什么突然有点冷?”还没想好如何吐槽里面的声音,费里西安诺已经先一步发现了不对。

“刚刚他们在叫什么?衣⋯⋯服?⋯⋯”路德维希低头与自己的大弟弟打了个对眼。

费里西安诺终于叫了起来,堪比看到英/国:“呀——!!!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因为脸红反应慢了一拍的菊终于也反应过来,蹲在角落缩成一团。

“⋯⋯哦什么啊也就是没了衣服而已。都是男人⋯⋯”路德维希抱胸,脸上有种莫名的安详。

一秒收敛“嗯!也是哦~”

只有菊依旧“啊啊啊——”,不过他在为什么而『惊恐』,就不得而知了。

XDDDDDDDDDDDDD

“⋯⋯刚刚你似乎说我们是因为太年轻才太激动的?”阿尔弗雷德开始酝酿笑声。

亚瑟顺手(?)摔了茶杯“小菊他⋯⋯算什么情况?”

“⋯⋯阿鲁。”

“噢不,哥哥认识的菊明明是个热爱『果♂体♂艺♂术』的人,按我的精微计算,他的尖叫另有意义~”弗朗西斯秒变名侦探。

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变w态吗?你该把自己整个人打上马赛克!”亚瑟瞪他。

“哟~粗眉毛你羞射了?”弗朗西斯突然笑的风流倜傥。

“混蛋!我要把你的胡子都拔掉!”

“怕你啊?那我把你的眉毛都拔光吧w。”

王耀嫌弃的撇头,伸手护了护手中的爆米花,发现手不够大怎么挡都能飘灰进来后,拍拍剩下看热闹的两人推销。

“吃吗?”

“谢谢你噢,耀,……你可以喂我吗?”伊万把表情切换到0L0。

“——不可以,下一个。”

伊万带着小时候被松鼠打了一记时的落寞表情泫然欲(运)泣(功),紫黑色雾霾又开始在身后聚集。

“诶啊抱歉你围巾没了一时当做肥米了没认出来。”

阿尔弗雷德从爆米花海洋中抬头“谁叫hero?”

“我。”伊万笑眯眯抬头。

“???”

王耀看着打起来的两队人马,良心一点都不痛的感叹“年轻人真是热衷搞事呀。”

很可惜,门内的搞事并没有维持多久,在“轰”的一声巨响下,门倒了。

全体安静。

——原因是阿尔弗雷德被伊万绊了一跤。

不知为何联五突然都齐心的默契起来,架也不打了,花(x)也不吃了。

伊万趁着阿尔弗雷德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收回腿,并瞬时把重心引向“无辜”的轴三。“让你们等那么久真是不好意思啊korukorukorukoru~”

转移话题的能力值得称赞。

“呀——!对不起对不起!是路德一定要我来的!小菊也同意的!”不知是否是大门就在身侧倒下造成的冲击过大,蠢萌孩子似乎……更蠢萌了。

“⋯⋯我讨厌你⋯⋯明明你也同意的⋯⋯”路德维希看着一秒破功的费里西安诺,委屈的开始思考有什么说明书记录了怎么调教猪队友。

“路德路德对不起!但是不要打我啊~我什么都会做的!小菊你来求情啊!”费里西安诺把锅甩的啪啪响。

但很可惜,缩在角落的菊并没有站起身坦诚相见的意思。他泛着红色的眸子扫过一圈,然后又兴奋又沮丧的重新低下头。

“请让我静静……”

“唉~都是男人怕什么啊,菊?站起来,进来吧!因为这件事(衣服马修)我们的没找你们偷听的麻烦了呢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“⋯⋯诶,竟然恢复这么快吗?⋯⋯不愧是日/本!是我看中的男人,看好你!”弗朗西斯假装没看见菊的赴死表情,扭头向刚才不信他推断的亚瑟比了个v。

亚瑟回以一个假笑,并不客气的泼冷水“但你还是不知道菊为什么缩起来。”

没等弗朗西斯反驳,菊似乎为了拒绝“二次战争”自己先一步开口“路德……你的象拔蚌……,在抖。”

“……”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