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黑历史

[aph/hp]平乱时(1)

当斯科特赶到时,亚瑟正在咳血。

这是七月的一个下午,本该光线很好的房间却显得异常昏暗,空气中散落着鲜血的气息。

斯科特四下打量弟弟的房子:墨绿的窗帘被拉上了,光线被全全阻隔在外,像是在藏匿些什么。

他大步迈进,一挥手点亮了客厅的水晶灯。顿时将一切呈现出来——躺在地摊上的七个“孩子”。

震惊是自然少不了的,因为他认识那些“孩子”,甚至熟悉的不得了。但斯科特却抬脚绕过他们,径直走向半摊在书桌前的亚瑟——他正因强光而眯起眼。

斯科特抢下手中的笔,把人用力拽到了沙发上并用漂浮咒送去一杯热水。他看着面前虚弱苍白的人,本来想要安慰,脱口却是:“假如你的脑子里塞的并不是大肠,你该在这种时候远离那破地方,而不是带一堆孩子回来!”

亚瑟费力的抬手,点了点水面把它变成一杯红茶,这才低头喝了一口。自知有些理亏而埋着头努力让声音显得平静: “世界会议室是鬼地方?听好了,那是我的责任——”

“噢——责任,好极了。”斯科特打断他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。“我以为你早就忘了责任这个单词怎么拼!瞧瞧你自己,衣衫凌乱,脚步虚浮,面色苍白,——甚至不敢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,像个什么?——鸭子,嗯?”

亚瑟一口血喷了他满脸。

斯科特嫌弃却很是习惯的使用清理一新。“你还记得你是英/国的意识体吗?或者忘记了你还是个巫师?还是说,这就是你对待所谓责任的态度?——见鬼的你能不能对自己的身体好一点,那不是你能私自挥霍的!蠢货。”他重新把红茶变成开水。

“如果能把你的嘴放干净点,我的身体一定会更好。”亚瑟擦着嘴挖苦,又一次将水变成茶“你既然看不下去,那帮我解决伏地魔啊。”

~

就在半天前的世界会议上,不请自来的汤姆·马沃罗·里德尔突然出现,释放了一个大型的死咒,攻击了在场所有的,完全没有准备的八人。除了亚瑟正好带了防御的挂饰以外,就连平日就常备符咒的王耀都因为换了衣服而中了招。

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。

快到当耀眼的绿光伴随尖锐的笑声消失在空气中时,在场就只剩下七个倒地不醒身形不一的孩子,和一个还处于惊愕中的粗眉毛。

由于国/家意识体不会死,所以死咒的威力仅仅使各位力量减小——直面的表现便是,变成了小孩。而影响的大小则由他们的年龄和实力成正比。

所以,当亚瑟又一次看到阿尔弗雷德那张稚嫩的脸时,险些又喷一口血。

~

斯科特眼看着弟弟的烦躁,终于在心中叹了口气,表面上恶狠狠转移了话题:“所以,你是否能告诉我,你已经想好如何处理这群‘孩子’。”

亚瑟这次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,他一心过屏蔽空气中的杂音,过滤着记忆中的材料,良久才抬头,报出了一串魔药材料的名称。

斯科特手握成拳,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殴打一个病号:“减龄剂和增龄剂?你想做什么??”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