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黑历史

平乱时(2)

清晨的光散漫的洒落满地,黑发少年从一片纯白中清醒过来。

.

拉开的窗帘显露出后面巨大的落地窗,这让室内一切都显得十分敞亮,似在闪着光。

.

不知是不是错觉,少年竟然觉得睁眼都显得有些费力,而当他终于找回焦距时,却又无力的重新闭上眼——真是太亮了。

.

他试图伸手挡住这白的有些过分的光线,然后才发现:不止眼皮,连身体的也有些许僵硬。

.

他一边用双臂支撑自己缓缓坐起,一边嘀咕着会不会得雪盲症。记忆清晰的告诉他自己名叫王耀,自小便同哥哥姐姐(?)们一起生活,如今已经十一岁了。而他就在前两天收到了来自西方的神秘邀请,已经做好即将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上学的准备——

.

“你(终于)醒了。”一个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他的思考。

.

王耀抬起头,也不顾刺眼了,就这么直直看向那黑发的年轻男人,记忆深处的熟悉感让他脱口而出:“……嘉龙……哥哥?”

.

好吧,哥哥二字是他停顿在一秒后补上的,这有些奇怪着明明是礼仪,为何自己念得如此生硬。

.

“噗嗤”,长发的姑娘从门口探出头,她拼命忍笑的样子让王耀眯起眼。

.

“晓梅……姐,你怎么了?”他转身下床,与他们面对面,却发现王嘉龙的脸上似乎也开始浮现可疑的笑容。

.

这称呼很有问题?那么记忆……王耀如是想着,他越来越确定自己的感觉是对的。

.

他挑挑眉,就这么顺着记忆装作好奇的问:“这里是……中国没错吧?可为什么我们要说英文?而且我似乎也能把中文说的熟练……难道,我是混血吗??”

.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
.

一切都正如亚瑟所料,失去记忆的国/家们混在新入学的真小孩里,忐忑又兴奋的从城堡大门口鱼贯而入。

.

亚瑟在教师席上捧着一杯红茶慢慢的喝,他将脸浸没在烟煴里,让人无法琢磨他切实的表情。然而就算这样,从那冷淡的翡翠色眼眸中,依旧能清晰的读出他的心情不好。

.

分院帽开始唱歌。

.

做完教授,亚瑟认认真真的听完了。虽然帽子五音不全,但早年见识过基尔唱歌的他表示这没什么。

.

小孩子的模样无疑都是很可爱的,而附带着个人恩怨来看这群小身板,则更是显得有些滑稽。可亚瑟却依旧板着脸,甚至于忘记了幸灾乐祸——

.

两天前

.

“噢,难以置信,中/国的历史真的非常悠久,他看起来几乎没有缩小几岁!”

.

“我早料到了,所以我准备了改良的减龄剂——放心,这是昨天调制的,不是十年前。”

.

帕特里克凝视亚瑟将魔药灌进王耀嘴里,又瞥了眼看起来最小的阿尔弗雷德,思考一会儿后迟疑的开口:“我依稀记得十年前你还准备了增龄剂?可即使阿尔弗看起来也绝对超过了十一岁啊?你要用它做什么?”

.

亚瑟手一抖险些将药剂灌进伊万的鼻子里,他敷衍“呃……当时没有在意以为阿尔的表面年龄会显得更小……”

.

斯科特在不远处发出满是怀疑的嘲笑。

.

亚瑟装作不以为意的继续灌药。良久,空气依旧安静。他终于叹口气说了实话:“我外表这个年龄不适合教书。”

.

“噢~你可真是聪明。well,我并不反对——只是提醒你一句,小心谢顶。”

.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
.

亚瑟皱着眉专注的思考着,以致没有在意到邓布利多犀利的蓝色眸子已经盯着他看了良久。

.

他是被麦格教授的点名惊醒的,叫到的正是王耀。

.

窃窃私语响彻大厅,在学生们都好奇的讨论起这个东方人时,帽子最终发话“格兰芬多!”

.

亚瑟看着王耀带着接近“高贵冷艳”的表情缓步向格兰芬多长桌靠近,嘴角有些抽搐。众所周知,这人明明是个老奸商,怎么会分到格兰芬多呢?以及……他这年轻的时候看起来脾气不小啊。

.

亚瑟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未来的相处场景,再整理一下教学内容,再回神时伊万已经坐在了斯莱特林长桌。他惊讶的发现路德维希竟和费里西安诺一起去了赫奇帕奇。不过仔细一想,忠诚和正直倒也的确很是相符,就不在意了。

.

没等他感慨多久分院帽今年的格外好说话,阿尔弗雷德就被点名叫了上来。

.

“格兰芬多!”蓝眼睛的少年眼中闪烁着兴奋,绿眼睛的青年无奈的看着他走向王耀,隐约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.

随后弗朗西斯和菊都去了拉文克劳。

.

亚瑟闭上眼睛轻轻的自言自语“今年,有的闹了。”——然后彻底将“试图用增龄剂增加威严”这件事人为遗忘。

评论

热度(12)